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江户到明治初年日本所教中国语是南京话

发布时间:2019-09-28 22:41:20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从江户到明治初年 日本所教中国语是南京话

昨天,南京老白话表演者卢伟告诉记者,南京虽然地处江南,但南京话却属于“北方官话”。“南京话是从东晋的‘雅言’和民间的‘庶音’结合起来发展而成的。”

卢伟告诉记者,南京本地居民原来讲的是吴语,又称“庶音”。东晋定都南京后,中原地区来了很多移民,这部分移民带来了流行于北方地区上层社会和知识阶层的话,这部分话就叫作雅言,又叫作“士音”。后来雅言和吴语逐渐融合成为金陵雅音,南朝宋、齐、梁、陈四代后渐渐发展起来。明代建都南京,由六朝金陵雅音演化成了后来的南京话,这就是一直沿用到今天的南京官话。

而且,卢伟还告诉记者,南京官话曾经长期是中国的官方语言。由于江南比较少受到少数民族迁入影响,加上六朝以来南方人的文化意识比较优越,明代一直到清代中叶之前,中国的官方标准语都以南京官话为主流。卢伟告诉记者,明清时期来华的西方传教士所流行的中国话,基本上是以南京官话为标准,直到民国初年西方传教士主持的“华语正音会”,也以南京话为标准。一直到清朝末年,北京官话才成为中国官方的标准语。

不仅如此,南京话甚至还影响了周边国家,一些国家在古代教的中国话就是南京话。卢伟告诉记者,比如在日本,六朝时期中国传入日本的语音主要是金陵雅音,从江户时代到明治初年,日本官立学校和民间私塾所教的中国语都是南京话,直到1876年日本官方才转而使用北京话。

有意思的是,卢伟说了一个关于南京话的趣事。有一位小时候在南京生活过的美国经济学家,在他的一本关于营销学理论的论著中,讲了他小时候在南京深巷菜市场里,看到的老太太的砍价艺术,大意如下:这位老太太是位砍价的高手,她几乎运用了全部的现代科学营销理论。这位老太太对卖菜的商贩,挺着腰板,大声说:“ 咳!这点儿蔫青菜几分钱包罗。”这位美国经济学家细解了这句话:“咳”:从气势上压倒对方,给人一种救世主的感觉; “这点儿”告诉对方我是大卖户,对你眼前这些菜还看不上眼,就事论事谈这堆菜的买卖。“青菜”点明具体要交易的物品。“蔫”指出对方商品质量的致命缺陷,即使不是那样,作一些贬低是必要的,表明自己是内行。“几分钱”指出了讨价还价的价格范围:在一角以内,避免漫天要价。“包罗”这是指眼前谈到的全部商品,也就是商品的量单位。这句话包含了商业谈判的心理和技巧:一定要自信,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内行;能一眼指出对方商品的不足之处,使对方减少信心,再就是价格的范围,当然必须低于市场价,也要在对方可以接受的价格范围内。最后确定商品的量单位。

老南京话俗称“白话”,它的最大特点在于保存了入声系统,被称为“真正正宗的南京话”。卢伟告诉记者,今天南京话在文化界影响较大的是南京白局。他举了一些具体的南京白话的例子:玉米叫“包卢”,勺子叫“挑子”,鞋子读作“孩子”,厕所叫“茅斯”,膝盖叫作“磕七头”,簸箕叫“撮簸”,脑袋叫“老瓜子”,干什么叫“干么斯”,讨厌叫“犯嫌”,恶心叫“异怪拔拉”,吓人叫“喝人拔拉”,大方叫“胎气”,一米多高表示“非常”。

本报记者 姚媛媛

坚果投影仪维修

二次构造柱泵

喷雾除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