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立人崩盘前集资数亿偿还官员被指让领导先走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9:29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温州立人崩盘前集资数亿偿还官员 被指让领导先走

3月14日,育才学校108名教职工去温州市中院,起诉温州市银监分局、泰顺县政府、县公安局,请求法院确认3被告放任立人集团的非法集资行为违法。  这是立人集团债权人的第三次起诉,前两次法院都不予以立案。  温州立人教育集团董事长董顺生靠集资起家,兴办了市重点学校育才中学。此后董又涉足煤矿、房地产等行业。立人以远高于银行的利率吸储,参与集资的人员,有公务员、商人、老师,退休职工等。  但2008年后,立人集团接连遭遇经济危机、煤矿限产、房产遇冷,最终资金链断裂。引发债权人上诉。  律师陈有西表示,如果立人集团只是单纯的民间借贷,在募款中没有欺骗行为,便属合法。  立人集团集资案背后的问题是,民间借贷该如何发展,如何规范,政府该承担什么职责。  温家宝在今年两会中提出,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正在积极考虑将温州作为民间金融综合改革的试点之一。那么在将来,对于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和处置原则,便会更加清晰。  温州立人教育集团成立于2003年,法人代表董顺生。公司的前身是董顺生1998年所创办的泰顺县育才高级中学。该校被评为温州市重点中学。立人集团旗下已有学校、公司等企业共计36家,经营范围包括教育类投资与建设、房地产开发、矿业投资等。立人利用高额利息在民间筹款。2011年10月底,企业对外宣布不再承兑之前所借的民间借款。  初春,阴雨持续了一个月,整个泰顺县城湿漉漉的。县城位于浙江省最南端,县名寓“国泰民安,人心归顺”之意。  现在,泰顺并不太平。2011年底,温州立人教育集团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民间借贷债务,引发全县恐慌。  泰顺县城不大,人口35万。坐在人力三轮车上,花7元钱,便能横穿县城。  因为立人集团的案子,振邦律师事务所代理人路飞在县城里住了近4个月。走在路上,不时有居民跟他打招呼。他们都是立人集团的债权人,有公务员、商人、老师,退休职工等等。  根据警方最新的统计,目前登记的债权人已达5000多人。立人集团董事长董顺生以及另外5名董事被监视居住。该集团正在接受审计。  愤怒的债权人已经三次向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泰顺县政府,并申请国家赔偿。他们认为地方政府有监管失职的责任。  “大家的钱都没了”  有育才老师称,学校90%以上教职工陷入到集团借贷中,从几万到几百万不等  育才学校高中部老师胡军阳走进办公室时,其他人正在备课。胡告诉大家,“学校中层刚刚开会,集团资金链已经断了。大家的钱都没了。”  这一幕发生在2011年10月30日下午六点多钟。另一名老师李正荣记得,“当时就像晴天霹雳一样。”  李正荣原本在编试题,听到这话,赶紧走到窗前张望,看到对面会议室的灯亮着。  随后,消息得到参会的中层领导证实。老师们一下子变得负债累累。  育才学校是立人集团旗下的一所学校。其中一名老师说,“学校有90%以上教职工陷入到集团借贷或投资中,甚至包括学校洗碗工,从几万到几百万不等。”  胡军阳借给立人集团40万,原本他并不想参与集团的借贷。  胡军阳进入育才学校是2009年。当时,面试官对他说的话让其大开眼界,“在我们这儿,不仅可以教书,还能投资。如果在我们这儿待了两年,没有买房买车,就要解聘。”  没多久,胡军阳遇到了投资“机会”。立人集团在内蒙古开发了一个煤矿,要求老师入股。从校长到基层老师,分摊了金额。胡的任务是30万元。  入股30万,一年半以后返还本金,并有分红。利润是本金的5到6倍。  尽管条件诱人。但胡不打算参加。因为他凑不够30万。“我只有20万,后来学校领导做工作,说集团借给我10万,每个月2分利息。”  胡算了笔账,这样的话,他每月要还集团2000元利息。当时胡军阳每月要还房贷7000多元。他的收入不够生活。他拒绝了。  随后,胡军阳的老婆接到立人集团领导的电话。“如果不入股,你老公要被优先解聘。”她不解,问解聘的原因是什么?“领导说,到时候大家都赚了钱,怕你老公眼红,影响稳定。”  胡军阳不想失去这个工作,因为育才提供的薪水在当地很高。  第一年,学校给胡的薪水是8万元。这对于一个县级学校的老师来说,颇为可观。  胡军阳接受学校的意见,借了10万元,入股煤矿。  之后,立人集团一位副董事长又给胡军阳指了条财路。“穷人的钱就是该借给富人用的。会借钱的人才是智者。”集团提供高息回报。只要胡把钱投进去。  于是,胡军阳从亲朋处又借了20万,借给学校,拿3分利息。如此相抵,他每月能从集团拿4000元利息。  育才“领袖”突然倒下  立人给老师分摊借贷任务,让老师不要在乎课时津贴,要多投资,三五年内步入中产  育才学校老师李正荣记得,学校是从2002年之后开始向老师借贷。  最初,学校没有很多项目,只是提供高息借贷,1分到3分的月息都有。  一分月息相当于年利率12%。而目前银行一年定期利率3.5%。  李正荣说,那时候借贷多是自愿行为。一些老师被立人的高息诱惑,借钱投入进去。  此后,学校把借贷任务层层下拨,从校长到老师,从高中部到小学部,各有任务。  集团董事长董顺生最初不强迫老师承担任务。高中部有位老校长据理力争,认为下拨到高中部的500万元借贷任务太重。老师应该全心教学而不是把心思放在投资上。董也应允。  2008年之后,情况发生变化。  煤矿、房地产等各种投资项目纷至沓来。贷款任务开始加重。  “领导常给我们开会,说不要在乎课时津贴,只要多投资就行。”老师们回忆,当时集团许诺“育才人3到5年内步入中产生活水平。”  与此同时,董顺生在集团内部被“神化”。老师们记得,副董事长夏克定在高中教师大会上称董顺生是英明领袖,集团在其带领下业绩可观。老师们还回忆,夏曾对他们说“大家跟对了领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2009年,立人集团带老师们考察江苏盱眙房地产项目。一辆客车载40多名老师,实地考察。  “当时高三12个班都有老师去。”老师们看到一片荒芜的土地,被告知有近2500亩。集团称这是前期开发,2年内返还本金,8年内分红,有近5倍的投资利润。老师回来后,口口相传,争相入股。  一名老师说,“直到现在,该房地产项目分红仅分过几次白菜、萝卜和猪肉。”  育才学校一方面给老师提供较高的待遇,一般老师都有10万左右的年薪;另一方面,老师们的钱又被以“投资”和“借贷”的名义流回到集团内部。  老师们说,“最后,我们都被变相扣押在学校。”  2012年2月3日,资金链断裂后,董顺生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措施,监视居住。英明“领袖”突然倒下,众人惊愕不已。  13年前踏上集资路  立人董事长董顺生靠集资兴办育才学校,后涉足煤矿、房地产,加大民间集资力度  泰顺镇,垟心街32号,这是一栋简陋的白色小楼。如今,楼门紧锁,空无一人。这里曾是立人集团公开向社会集资的办公场所。相隔大概一两百米,便是泰顺县公安局。  立人集团不仅向学校老师集资,还在社会上广泛集资。从1998年建立育才学校开始,董顺生就走上了民间集资的道路。  范永华在2002年至2009年间担任育才学校校长。他说,学校初期,生源不足,最少的时候只有100多学生,难以为继。  为了学校发展,立人开始借助民间借贷行为。当时利息多数在一分到一分二之间。董顺生用借来的钱,请好老师,扩大校舍。  范说,2006年学校能逐步盈利,但整个学校包括高中、初中、小学等,加起来盈利不到千万,依然无法满足学校发展。  而后,集团开始涉足房地产和煤矿等业务,想借此赚钱,满足学校发展,同时也加大了民间借贷的力度。  “立人集团支付利息几乎没有拖欠过。一般会提前7到10天通知借款人领款。”刘际旺说。  刘际旺在县城开五金店。他听朋友说,立人集团的借贷一直以信誉著称,所以也参与了立人的借贷。  刘际旺借钱给立人时,每月利息是3分。刘跟老婆算过笔账,开店顶多能赚2分利润。于是刘借了40万,凑到100万,借给立人集团。  半年后,刘际旺开始拿利息。立人的财务人员会问刘是继续存还是拿钱走,她还会适时推荐最新的投资“项目”。  刘际旺说,多数债权人看到立人有育才这样大的学校,便会继续存钱在那儿。产生利息后,甚至借钱凑个整数再存在里面。  在泰顺,很多公务员也参与了立人的借贷。  泰顺县公安局一位公务员告诉记者,公务员借贷款大多数在几十万之间,公务员的钱多是从银行贷来。一些效益较好的单位是重灾区。立人的月息多是三四分。按照50万的4分月息来算,一个月利息就能拿2万块。“大家把这看作一种投资行为。”  资金吃紧,骑虎难下  立人接连遭遇房产遇冷,煤矿限产,董顺生利用高息揽储,陷入拆东墙补西墙的窘境  立人集团涉足房地产和煤矿行业后,麻烦随之而来。  据一位接近董顺生人士称,集团先是遭遇2008年经济危机,后又接连遇到房产遇冷,煤矿限产,董顺生明显感到资金吃力。  因为资金问题,立人集团在内蒙古的一个煤矿,多次辗转倒卖,但买者寥寥。集团甚至签下协议,如果买主经营有问题,立人便买回该矿。最后因为限产,立人最终不得不以一亿的资金赎回该矿,还倒贴对方1万吨煤。  记者从多个知情人处得知,立人集团在江苏淮安的房产,是2009年左右花9000多万买来。却因为房地产不景气,大量资金陷入其中,“到现在起码有几亿资金被拖住。”  据知情人透露,县里一些领导曾找董顺生谈话,让其平稳度过这次危机。  这时,董顺生提高老师待遇,向社会各界暗示,立人没问题。这一做法让社会上对其更加信任。  范永华担心学校发展,曾与董顺生交流过集资一事。  范永华说,一方面集团项目受阻,另一方面利息越滚越大。董顺生陷入了拆东墙补西墙的窘境,骑虎难下。最高的时候,存一百万,一个月到期后,连本带息要拿走180万。  2009年之后,董顺生派人到处寻找项目,继续对外融资。  立人集团的借贷利息也越来越高。  2009年之后,涨到三四分甚至是8分到一毛的月息。最开始,外来资金必须是20万以上才收。逐渐到几万元也可参与立人的借贷,再后来是有钱就收。  一名育才老师说,“立人集团的利息后来变动非常频繁。一有钱,他马上会推翻之前高息,然后换做稍低的利息。尽管这样,人们还是愿意把钱放在那儿。”  一位税务系统的公务员对记者称,他是崩盘前几个月借了40多万给立人。当时立人给出了四五分的利息,他才忍不住陷了进去。  崩盘前仍在集资  商人刘际旺说,崩盘前2个月,立人财务人员还说,集团状况良好,月息将调高至四五分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团召开“借款人代表大会”,曝出危机:资金周转困难,无法兑现利息。  刘际旺听闻,大吃一惊。因为在此前8月的某一天,他在泰顺一中散步,遇到立人集团财务人员夏尉兰。夏对他说,集团目前状况良好,建议他若有钱,就再多放点进去,利息要调整到四五分。  看到机会难得,刘际旺又在外面借了100多万,借给立人集团。  在立人集团宣布无力偿债前,县委书记张洪国在泰顺县电视台讲话,表示要以“企业自救,政府帮扶”手段解决立人债务危机;电视台还会不断播放采访立人董事长董顺生关于重组方案的画面。  在多位债权人看来,育才学校是立人集团集资的一个平台。没有这个学校,董顺生没办法融资。育才学校是2009年全国教育系统的先进集体、市教育局的先进单位,是各级领导来泰顺县视察必到的单位。  这为立人集团累积了政治资源和民间信任。  刘际旺告诉记者,他有个朋友是一名乡镇干部。崩盘前几个月,县里领导到下面开乡镇会议,也提到了育才学校是个好企业,有实力。大家应该多多支持。  “听了这话,我朋友也贷款了40多万,借给了立人集团。他认为领导都这样说,应该没问题。结果现在也陷进去了。”刘际旺说。  记者联系泰顺县政府,了解相关问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洪周荣称,如果有真凭实据应该去公安机关报案。这样大的事件,真有问题,哪个领导都顶不住。  外界有传言,立人大肆进行民间借贷,是因为从县里银行贷不到钱。  县银监局一名官员说,情况并不是这样,在2008年之前,县银行贷给立人两三千万,后发现立人集团有大量民间借贷的行为。这种经营和扩张模式太脆弱,属于高风险。银监局便令银行撤资,以后也不再放贷给立人集团。  这名官员说,“我们还向县政府递交了书面预警。希望引起重视,采取措施。事情还是发生了。”  立人集团宣布不再偿还债务的最初几天,狭窄的垟心街上,挤满了抗议的债权人。  刘际旺赶到集团集资地点,看见人群围住夏尉兰。夏尉兰一脸茫然,不停地说,“钱不在我这,也没钱还,把我命拿走也拿不到钱。”  “让领导干部先走?”  部分债权人怀疑立人崩盘前“钓鱼式”集资,用于偿还“关系人士”,要求公开财务  3月6日,180多名债权人联名向温州市中院递交诉状,要求政府公布立人集团2011年5月至10月的财务进出明细账。  债权人怀疑,立人“钓鱼式”集资约9亿元,部分用于偿还“关系人士”的利息、本金。  他们在诉状中称,立人在崩盘前几个月,推出月息3、4、5分的高息,并不设定下限有钱就收。该部分集资款,除用于支付给领导干部的本金及高息,让领导干部先走外,尚有数亿资金去向不明。  债权人的一名代理律师路飞出示一份表格。他称,仅在我们处委托的200多位债权人中,就有100多人是在立人崩盘前三个月把钱放进去的,比例很大。  曾有一位债权人找到路飞等人,她透露了这几个月资金流向情况。  该债权人称7到9月份,立人集团吸收的存款达到9个亿。该款项多数提前归还部分政府人员,包括教育局和县政府等官员。  这名债权人还对路飞说,那些进账并未交到立人集团的账户中,是由财务人员直接交给官员。  记者联系了该名债权人,她称,“手中有这几个月立人资金流动的证据。但目前还不是出示的时候。”  随后记者联系立人集团曾经的财务人员,她拒绝了采访。  今年2月3日,温州立人集团的所有资产被县政府和公安局全面监管。此后,债权人起诉,要求政府公开财务信息。  3月13日,债权人的代理律师接到市中院“不予受理”的口头通知,理由是立人集团的财务明细账为企业信息,并非政府信息,政府无权公开;而且立人集团涉及案件已属刑案,相关信息暂不便公开。  “都是危机的创造者”  立人正在被审计中,其已支付利息35亿元;育才老校长范永华称,民众贪欲不容忽视  3月8日,育才学校的老师们来到泰顺县公安局,要求对董顺生以集资诈骗罪立案调查。  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告诉记者,立人集团将借来的钱投入实体项目中,再借钱偿还之前的贷款,这是正常经营行为。这种情况,应该以正常的企业破产方式了结,政府没必要参与。  陈有西说,此案的关键在于,立人集团在募款中是否有欺骗行为,例如,不是把集资款投入实际项目中,而是编造项目。另外是否存在将集资款拿出去放贷,赚取利息。如果存在上述行为,立人集团则触犯了相关法律。  县政府成立了立人事件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从2月15日起,进行为期30天的债权申报登记。登记期间,大批债权人来登记。  育才学校的一位女清洁工借给立人10万。要钱无果,喝下农药。抢救过来,最后一位副县长以个人名义给了7万块。她才停止寻死。  商人胡秀扬借了400多万给立人集团。其中大部分都是银行贷款。还有一个月就到还款日期。他现在急着把位于县城中心的一栋四层楼房卖掉,却至今无人问津。  育才教师刘方阳和妻子凑了点钱放在立人集团,他的妻子正身患重症。他们的钱是用来救命的。  截至3月12日,有5000多人登记,债务达数十亿元。  温州中源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审计立人集团的财务。  该事务所主任刘旭海介绍,对立人19个项目的初步审计,已确认其资产总额远不足50亿元、债务远大于22亿元,“累计支付利息倒与此前说的35亿元差不多。”  刘旭海也注意到公众最为关注的崩盘前几个月资金明细。“从现有的账目来看,这几个月资金主要是在集团下面各个融资平台间流转,偿还利息。”  一个比较公开的说法是,2011年前后,有人从集团抽走近7个亿资金。直接导致立人资金链断裂。  刘旭海称,目前账面资料并没有发现如此大笔资金的流失。如果有,这是重大线索。一定会追查到底。  刘旭海发现了董顺生与一些个人之间有资金往来,正在核查。到时候会公布名单。“公众一看就会知道钱流向哪里。”  育才学校老校长范永华是为数不多反对立人集团融资策略的人,他没有参与其中。  范永华感叹说,“整个事件中有个重要因素被忽视了。民众的贪欲呢?他们也在榨取立人的价值。每个加入者都丧失了理性,都成了这场危机的创造者。”

新密癫痫医院

浏阳牛皮癣医院

哪个医院治疗卵巢早衰更好

干细胞技术治疗脑外伤后遗症效果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