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立人救赎存疑房煤化解22亿高利贷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8:01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温州立人救赎存疑:房煤化解22亿高利贷

温州老板“跑路”和企业“倒闭”事件仍然局部爆发  10月27日,永嘉施晓洁涉嫌非法集资7亿被捕,牵涉数十家企业;11月11日,温州瓯海区老年公寓“芙蓉山庄”大股东刘加顺跑路,初步统计拖欠债务1.07亿元;11月12日,浙江麦浪实业有限公司老板周子龙携款3亿出逃  温州金融改革正如火如荼进行,温州市政府部门正大力拯救温州中小企业,遏制“倒闭潮”延续。  温州立人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立人集团),代表了温州本土最典型成长模式之一,依靠成千人数轮借贷、还息,历经13年,由一所民办高中演变成为一家号称资产百亿公司。10月31日,立人集团宣布,民间借贷22亿,因资金链断裂,停止支付借贷本金和利息。这是温州目前所涉数额最大的民间融资案。  11月14日,立人集团董事局董事雷小草表示,立人集团已经正式提出债转股(意邦置业和诚意煤矿股份)、房产认购、债务分期还款三种重组方案,由债权人自行选择。  泰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洪周荣称,政府部门按照“企业主责、政府主导”的模式,予以其重组。  福祸高利贷  山清水秀,烟雾缭绕。这里是温州最南端的小县城,四面环山,至今未通高速公路。泰顺当地流传着一个笑话,“立人出事前,没放贷给立人是傻瓜;立人出事后,放贷给立人是傻瓜。”  “立人从成立至今,未曾向银行借过款。”立人集团董事局董事雷小草介绍,民办教育行业,没能耐从银行里贷款。  1998年,立人集团创始人董顺生创立泰顺县育才高级中学,之后很快向社会融资。2005年之前,立人一直从事教育行业。其后开始投向地产、矿产领域。  尽管雷小草称,“办教育亏损”。但多位当地人士称,育才高中、初中很红火,育才高中部分老师,年薪达到10万。  如今,立人集团产业横跨教育、地产、矿产三大领域,旗下拥有学校、公司等36家,项目遍布江浙等10多个省市和地区。“经内部初步核查,公司民间借贷总额22亿,债主主要为当地居民,一共约有1000人。”雷小草说,“董事长董顺生没有逃,更没有像传言的那样自杀。”  立人集团从成立之初至今一直从民间融资,月利息在2分至5分不等。  “13年来,公司一共支付的利息约有20亿。”雷小草称。但是,公司快速扩张后,无法预料外界急剧变化的经济形势。其一、立人集团旗下地产项目,预计今年销售达50万平方米,受国家宏观政策影响楼盘卖不动;其二、集团在鄂尔多斯投资的煤矿产业,本来预计今年产量为500万吨~600万吨,可是今年至今100万吨,无法取得回报;其三,受温州金融危机影响,民间资本一时枯竭,无法借款周转。  三套重组方案  立人集团已经正式提出三种重组方案,由债权人自行选择。  方案一,债转股。转出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20%股份或内蒙鄂尔多斯诚意煤矿股份。  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当前拥有44万平方米的店铺和40万平方米的仓储,性质为商业用地,以每平方米1.5万元的市场均价,资产价值为126亿元人民币,温州立人教育集团占20%股权,计有资产25.2亿元。  诚意煤矿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伊克昭盟准格尔旗忽吉图,煤矿露天开采面积为1030亩,其中有煤区740亩,现已开采了276亩,已销售40多万吨,其余400多亩的矿区正在办理征地手续过程中。雷小草解释称:“这只是矿产板块一个小项目,整体转让价格1.2亿元。”  方案二,认购江苏盱眙佰泰置业有限公司待建房。地址为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山水大道8号,建筑样式包括排屋、别墅、多层住宅等,总建筑面积71万平方,定于2014年7月开发完毕,预计可销售金额约23亿元。  方案三,债务分期还款。每年付款20%,第五年按照银行基准利率支付5年所有利息。  11月11日,多位债权人反映,他们曾到过盱眙地产项目,“那里至今都是空地”,而矿产项目他们极不熟悉;分期五年还款,他们不愿意接受,“立人集团应该公布真实的资产状况,除非政府出面担保,我们才签署协议”。  上述方案签署协议的截止日期为11月15日,11月14日下午,雷小草证实,“目前已经超过一半的债权人签署协议。”  “立人集团在泰顺有师生约5000人,事关社会安定。” 泰顺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洪周荣向本报记者介绍,政府部门按照“企业主责、政府主导”的模式,予以其重组,立人集团承担主体责任,依法妥善自行处置;政府部门会督促立人集团尽快进行资产评估、核算融资数额等工作,以维持社会稳定。  立人集团一位高管初步估计,立人集团三大板块资产状况:教育行业,资产约6亿~7亿;地产行业,资产约50亿;矿产行业,总资产约37亿。  二次倒闭潮?  浙江和温州两级政府,已经迅速启动“金融综合改革试点”,出具系列配套项目举措,防止温州民间借贷危机蔓延;另外一方面,采取“政银企协调模式”,扶助“跑路”归来的中小企业重组。  “最近,温州中小企业倒闭的消息,仍然不绝于耳。”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张永谦律师表示,多家前来咨询以及律师事务所的顾问单位反映,“温州实业面对人工等成本上涨,其微利环境依旧没有改变”,而信贷依旧从紧,银行只是不再抽资,而民间很难再借到钱。  “最大的影响,在于民间借贷信用受到巨大冲击。” 温州本土经济学家马津龙表示,温州民间借贷倚赖的亲友间的信任受到致命打击。  马津龙分析,温州的民间借贷素来依赖熟人社会间的信任为基础。但是现在,巨大的恐慌过后,昔日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的基础熟人间温情脉脉的信任,正被彻底撕去,“现在不是民间借贷利率问题,而是利率再高,也很难借到钱”。  “年关结账,这是温州的惯例。根据资金市场惯性,借出去的钱这个时候一般要开始回收了。” 张永谦律师表示,那时,更多的企业可能会面临资金吃紧,可能会危及更多的企业,可能会形成二次倒闭潮。  “危机之后,总是会有大调整、大机遇。”马津龙表示,此次金融改革试点,有很大突破,有利于温州民间资本阳光化,“但是还要看改革推进的深度。”

侯马牛皮癣医院

厦门医院做人流一般报价

广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隆化癫痫医院